登录/注册

广告一 广告二 广告三 广告四 广告五
首页 文章 详解17000tps的以太坊snark侧链方案

详解17000tps的以太坊snark侧链方案

文章来源:巴比特

以太坊snark,以太坊侧链,

2018/10/08 20:29

3650

文章页2

译者按:此前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根据ZK-SNARKs技术提出的500tps扩容方案,引发了社区对区块链扩容的更多思考,而此后由以太坊研究者Barry Whitehat,Alex Gluchowski,Harry R,Yondon Fu和Philippe Castonguay共同提出的snark侧链方案,更是号称可让以太坊网络实现17000 tps 的交易吞吐量。那这种方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本文试图给出答案。

原文作者:BarryWhitehat, Alex Gluchowski, HarryR , Yondon Fu, Philippe Castonguay

一、概述
 
本文介绍了一种基于snark的侧链方案,它要求每次状态转换恒定的gas,其不依赖于每次转换过程中包含的交易数。这限制了snark大小的可扩展性,其在经济上是可证明的,这与之前提出的gasBlockLimit/gasPerTx提议(注:以太坊创始人vbuterin提出的500tps扩容方案)不同。

如果出现了一个恶意运营者(最坏的情况下),系统会退化为一种链上通证,而恶意的运营者将无法窃取人们的资金。

如果数据变得不可用,运营者可以被替换,我们可以回滚到之前的有效状态(根据现有用户的请求),然后通过新的运营者继续该状态的运行。

二、系统角色
 
系统当中有两种角色

1.创建交易以更新状态的用户;
2.使用snark的运营者,他们会将这些交易聚合为单个链上状态更新;

他们使用智能合约来进行交互。系统在默克尔树(merkle tree)中有一个 item列表,它将公钥(所有者)与不可替代通证联系起来。

通证可以被撤回,但机会只有一次。

2.1、在snark交易中

用户创建交易,以更新通过链外方式发送给运营者的通证所有权。该运营者创建的证明包含:

·之前的状态;
·交易集;

通过newState码,我们可以验证EVM虚拟机中的证明,当且仅当证明是有效的时候,系统会更新这个默克尔根(merkle root);

2.2、优先队列

用户还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层请求一次取回操作。如果运营者无法在给定的时间内服务这个队列,我们就假定数据不可用。由此,这个运营者会受到惩罚,而系统会开始寻找新的运营者。

两次取出相同的leaf(子叶)是不可能的,因为每次取出时,系统会存储已经退出的leaf(子叶),并检查未来所有退出的leaf(子叶);

2.3、运营者拍卖活动

如果先前的运营者已经遭到了惩罚,系统会开始搜索新的运营者,而这是通过拍卖活动来实现的,其中用户可以通过投标的方式竞选运营者。

经过一段时间后,新的运营者将根据最新侧链状态的最高出价(高于某个最小出价)被选出。

2.4、回滚

当运营者发生更改时,系统会允许用户退出。要做到这一点的原因在于,在回滚发生时,用户能够拿回某个状态下自己的币。

系统会按状态,排序这些取款操作,并在该状态下回滚链交易,直到新的运营者继续负责状态的更新。

请注意,由于不可能将同一leaf(子叶)撤回两次,所以用户不能从旧状态退出同一leaf(子叶);

三、讨论
 
运营者被迫处理优先队列中的请求,否则将遭到惩罚。如果他们拒绝运行系统的snark侧链,他们仍会被迫允许优先队列退出。因此,如果运营者出现了恶意,系统将会退化为一种链上通证。

用户不应该接受一个被传输的leaf(叶交易),除非所有的链数据都是可用的,以便他们知道在最坏的情况下(如果发生了回滚),他们可以成为新的运营者。

成为运营者所拥有的权限,可能超出了普通用户,但只要有一个诚实的运营者想要接管状态,那么用户的钱就会是安全的。此外,在较新的状态投标中,这些运营者的投标相对其他投标都具有优势。

然而,这就允许当前运营者继续连任,因为他们将知道最新状态的数据,并且可竞标最新的状态。

然而,我们可以定一个最低权益,如果他们再次拒绝优先服务,这些运营者会再次遭受惩罚。因此,这样的系统可保证有人会前来处理队列,否则链将回滚到最初的状态,而用户可以在回滚发生时进行退出操作。

不同于无法保证所有状态有效性的Plasma结构,这种设计避免了竞争性撤回,因为snark不允许无效的状态转换。因此,我们可以从具有恶意运营者的场景当中恢复过来,而不必强制所有用户退出(当然,希望退出的用户仍然可以退出)。

四、附录 :TPS的计算

目前,每个签名需要~500k的constraints,通过优化,我们认为这可以减少到2k constraints;

目前,我们的哈希函数(sha256)每秒消耗50000笔交易。我们可以用消耗1k constraints的佩德森承诺( pedersen commitments)方案来替代这一点。

如果我们创建自己的29层默克尔树(merkle tree 29 layers),系统就可以容纳536,870,912个子叶( leaves)。 对于每一笔交易,我们必须:

·确认签名 = 2k constraints
·确认树中的旧叶交易 = 1k * 29 = 29k constraints
·添加新的叶交易,并重新计算根 = 1k * 29 = 29k constraints

这等于每笔交易为60k constraints ;

吴等人所撰写的论文指出,他们可以证明一个10亿gate的 snark;

1000000000 / 60,000 ,则每个snark确认16666笔交易;

而验证一个snark,就需要50万的gas,而以太坊每个区块可以有800万gas。这意味着每个区块,我们可容纳16个这样的snark;

也就是说,每个区块理论上可以容纳 16666 * 16 = 266656笔交易;

266656 / 15 = 每秒 17777笔交易;

我们可通过创建更大的集群来达到更高的tps;

注:运行硬件以达到这个速率,可能会是相当昂贵的,但同时其回报也远远小于当前区块的奖励。

五、社区评论
 
fleupold回复:

关于回滚期间的退出问题,我有些不解:
“barryWhiteHat: 当运营者发生更改时,系统允许用户退出。要做到这一点的原因在于,在回滚发生时,用户能够拿回某个状态下自己的币。”
这是否意味着在发生回滚后,你能够退出在某个区块(不再是链的一部分)中得到的币(例如,假设我们回滚到第42个区块,我们能够退出在44个区块中得到的币)?
假设第44个区块的数据不可用,有人能够证明退出是有效的吗?

barryWhiteHat答:

在回滚过程中,你将有机会从状态44退出你的币。如果你错过了这个机会,你会丢失掉你的币,而币的发送者将重新获得它的所有权。
一旦你退出了一个 leaf(子叶),那么同一个 leaf(子叶)就无法再次退出,即使我们回滚到它被退出之前;

kaibakker回复说:
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,这个项目的github代码可以在这里找到:
https://github.com/barryWhiteHat/roll_up .

下面我来探讨一个问题:你如何确保一个诚实者随时准备成为一名运营者?怎样的收费才是有意义的?

作为一名运营者,他是需要付出一定成本的:

·用于snark计算和数据可用性的服务器成本;
·验证和提现的Gas成本;

运行者可以通过以下的方式收回这些成本:

·存入和提现费;
·交易费;
·无需信任的利息(通过PETH或者DAI利息最大可达到0.5%)

对于一个新的运营者来说,有利可图是很重要的,否则没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。如果没有人愿意成为运营者,费用可以适当地增加。

以当前gas价格为例:

假设一名运营者希望每小时更新一次snark。他每年在gas上的花费大约为0.50$ × 24 × 356 = 3560 + 812 = 4372美元,他每年要处理50000笔存款和提现交易,假设这名运营者每提现一次只需支付0.1美元,这就需要额外的5000美元成本,而服务器的成本又需要4000美元,而他如果预计的利润为每年5628美元。

那他预计的收入总额就要达到20000美元,他需要对每笔存款交易收取0.3美元,或者3倍的以太坊gas费用,这样他的业务才是可持续的。这个问题可能是有趣的。

barryWhiteHat回复:

“怎样的收费才是有意义的?”
这取决于用途。我希望它能够应用于不可替代通证、去中心化媒体以及一堆其它应用。文章中我们没有具体讨论到费用。如果你想按每笔交易收取费用,你可以使用存款费或取款费的方式(当然不包括优先队列,这意味着你的取款费必须比优先队列费用要低,以防止费用避免问题的发生),你可能需要用到plasma debit这类技术。目前,我不知道哪种方式最有意义。我想看到一些充分使用的情况。
“你如何确保一个诚实者随时准备成为一名运营者?”
他们不需要诚实,我们只是需要有人挺身而出,最好的办法,似乎就是付钱给他们。当然,这也取决于用例。

MihailoBjelic:

@barryWhiteHat 为你们之前以及现在的工作致敬!
“barryWhiteHat:系统在默克尔树(merkle tree)中有一个item列表,其将公钥(所有者)与不可替代通证联系起来。”
可以说说,为什么整个设计是基于NFT吗,你们是否认为它对于公钥-余额模型(当然会有一些修改)也是有效的呢?


barryWhiteHat:
余额(Balance)模型是很棘手的,因为你可以通过将余额(Balance)从一个leaf(子叶)移动到另一个leaf(子叶),从而实现取出相同的余额(Balance)两次。
我们可以尝试并建立plasma debit,以增加可调节的余额(Balance)。但这需要我们更多的思考。

MihailoBjelic:

对不起,我没有看懂你所说的话。你怎么能把你的balance转移到另一个leaf(子叶)上,你不是只有一个代表你账户(及其余额)的 leaf吗?或许你的思路是用到了SMT?如果你有时间,请查看@jieyilong的帖子:通过链上智能合约实现的链外Plasma状态验证 (你可以只阅读“Plasma状态构造”和“概率Plasma状态验证”部分的内容)。我在思考类似的东西,但使用的是SNARK,而不是随机抽样?

barryWhiteHat:

不确定我们是否在同一个频道。这是我的回答,希望它能回答你提出的问题。
“你怎么能把你的余额(balance)转移到另一个leaf(子叶)上,你不是只有一个代表你账户(及其余额)的 leaf吗?”
如果你无法移动leaf之间的余额(balance),那么你就没有账户余额,因为余额永远都不会改变。如果你不能移动 leaf之间的余额(不包括plasma debit),那么你拥有的只是一个输入输出模型。
“我在思考类似的东西,但使用的是SNARK,而不是随机抽样? ”
我快速地浏览了一下,如果你想验证整棵默克尔树( merkle tree)的完整性,为什么不验证每笔交易呢?对一棵大默克尔树进行证明,这需要大量的哈希,而这是相当昂贵的。

对于这一snark侧链结构方案,你看好吗?欢迎发表你的看法。

更多数字货币信息:www.qukuaiwang.com.cn/news

文章下面


比特币多空调查

看涨
盘整
看跌
  • 看涨
  • 盘整
  • 看跌
投票

PC右侧250*250
内页右边3